广播与其他传统媒体的资源竞争

曾经有一段时间,广播普及率极高,因为它不但可以听新闻,还可以听歌唱戏。随着电视的普及,广播逐渐进入到相对弱势的位置,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纸媒的集团化发展让广播迅速跌到“老三”的尴尬位置。

虽然近些年因为汽车的普及,广播再次焕发生机,但广播与其他传统媒体之间的竞争依然无处不在。新闻资讯到生活服务的各类内容资源,都是传统媒体的竞争所在。除了内容资源的竞争,对各类受众的争取直接转变成广告市场的激烈竞争。

与电视和纸媒相比,广播有着自己的优势和个性

首先,与电视相比,广播具有简易性。视频图像往往需要比较复杂的制作和传输方式,而广播低成本的信息传递,仍是许多人得到最新资讯的优选工具。

其次,与纸媒相比,广播具有及时性。多数纸媒以一天为传播周期,这与广播的快捷采录和及时发送不能相提并论,纸媒除了在通讯、专题和综合报道等方面优于广播之外,在及时性的资讯传递方面,跟不上广播电视的节奏。

另外,相比于电视和纸媒,广播还有便携性和伴随性的优点。收听广播基本上不受使用环境和使用时段的制约,即便在工作或行进途中,听众仍可以选择广播进行伴随收听,这一点在车载广播的普及上尤其明显,这是电视和纸媒都无法替代的,也显示了广播媒体在区间渗透上的优越性。

以报道迅速、先声夺人为主要特点,用生动的、感染力强的声音传递快捷的资讯、实用有趣的信息或动听的音乐,广播如何进一步拓展受众版图,仍需努力。

不同级别广播电台的竞争

在广播收听市场上,电台的竞争格局可分为央广、省级(包括直辖市)广播电台、市(县)级广播电台和其他广播电台。

据央视—索福瑞的调查,在全国范围内,2014年各级广播电台整体竞争格局不变,省级广播电台仍主导整个广播市场,市场份额仍保持在一半以上,相比2013年同期有所提升。

由省级频率主导收听市场,占据超过或将近半数的市场份额,而在常州、大连、佛山、宁波、青岛、清远、泉州、深圳、苏州、无锡、厦门等非省会城市中,市(县)级广播电台表现较为突出,引领当地收听市场。

 

不同类别频率间目标受众的竞

如果把广播频率按照名称及其主要内容进行分类,可以归结为新闻、交通、音乐、文艺、都市生活、经济、体育、农村、教育及其他10类。从不同类别广播频率的市场占有率来看,各类型广播频率(中央、省市)市场格局基本保持一致,新闻类、交通类、音乐类仍占据着收听市场前三甲的位置。

根据央视—索福瑞的调查发现,在全国范围内,新闻类广播频率表现最为突出,占据着近28%的市场份额,较上一年同期有所提升。

交通类和音乐类广播频率同样保持在第二、第三的位置,分别占据22.8%17.67%的市场份额,环比均略有下滑。文艺类、经济类、体育类、农村类和教育类广播频率排名均保持不变,份额相比上一年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体育类频率下滑比例最为明显,达23%。都市生活类和其他类频率份额略有提升。

随着受众获取信息的渠道日渐丰富,其自主意识也在不断增强。听众更高更专业的收听需求,需要常州各频率的制作更加专业化,节目更加精品化,以及受众群体更加细分化。

只有通过不同类型的频率优势互补,迎合各类听众的特定需求,在不同地点不同时段满足不同类别听众的收听习惯,才能抢占更大的市场份额。

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与传统广播的竞争

互联网影响力无所不在。互联网集合了传统媒体的优点,又具有可以重复收看和很强的保存性,曾有人预言互联网最终可能会取代包括电视、广播和报纸在内的所有传统媒体。

智能时代近两年又迅猛袭来,随着智能移动设备的发展,3G、4G的普及,个体接受信息、阅览信息的行为随之发生改变。眼下,更多的年轻人习惯在碎片化时间使用移动终端来沟通、阅读、娱乐。

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海量信息和多元内容俘获了众多年轻人的眼睛和耳朵,而在这些海量信息中衍生出来的音频媒体对传统的广播收听市场进行了进一步的分化。

但是,新技术的出现也带来了广播传播渠道的拓宽,它不仅提升了广播的伴随性、渗透性和影响力,更实现了广播从单向传播向双向互动传播的转变。

传统广播通过无线电波发送的方式传播,发射波段、发射功率直接影响其覆盖范围。广播频率把触角伸向了新媒体,着力打造网络广播平台。从最初的开设广播网站、网络电台,再到推出微电台、电台APP、微信电台等。

目前,传统广播与移动互联网融合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各类广播或音频APP,除了全国各家电台官方APP以外,目前全国主要有蜻蜓FM、优听RADIO、龙卷风收音机等汇聚全国乃至全球的广播电台或频率的音频APP;还有喜马拉雅、豆瓣FM、爱听等以大数据个性化推送为模式的音频流APP;更有考拉FM、IRADIO等新型个性化网络电台等。

这些广播或音频APP不仅能让受众通过随身携带的手机方便地收听到本地、全国乃至全球广播电台的节目,而且大多具有实时互动、定时收听、定制、录音、回放、点播、收藏等功能。

对于广播媒体而言,如何适应传播渠道的变化,把新媒体的移动化、社交化和微型化的特点为己所用,解决传统广播在地域与时间上的局限,最终强化自己在移动互联网终端的影响力,为听众及时推送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分类清晰、个性化强的节目,让听众不仅在传统的传播渠道,更在互联网这种新的发布渠道里认知你、选择你,从而吸引更多的年轻听众,这才是最根本的问题所在。

来自媒体以外的新进入者

打车软件:2014年初“打车软件威胁论”来势汹汹,对于广播尤其对交通广播的冲击不断被夸大,甚至有网友调侃说:“想过广播千万种死法,最后没想到死在这上面了……原来广播的竞争对手不是电视也不是网络电台,而是打车软件!”虽然打车软件对广播的威胁随着打车补贴大战的悄然结束而结束,但是它对传统广播时间的瓜分足以令传统广播警醒。

电子数码产品:比如一个带储存卡的收音机,售卖时卡里面已经按照不同人的喜好储存了相关的内容,这类产品对于传统广播的忠实受众尤其是老年受众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存储卡里所保存的戏曲、评书、老歌等内容都是他们的最爱,而且操作界面友好,随时可以选播。

花上几元钱,还可以更新存储卡上的内容,当你看到老年人拿着收音机却在收听非广播电台传播的内容,会不会有些恐慌呢?未来的存储卡会存储更多、更丰富、分类更全面的声音内容,而且它的容量巨大。

同在电子产品领域,苹果一直是标杆,这两年其流媒体业务不断拓展,2013年苹果联手各大汽车品牌发布了iTunesRadio(苹果音乐电台),在2014年更将iTunes广播升级为独立APP。

最近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又与苹果iTunes广播合作,向iTunesRadio用户提供全天24小时不间断的头条新闻和深度新闻报道。业内业外都涉足声音媒体,广播音频产业的界限逐渐模糊。

移动互联新产品:传统广播不仅要面对行业内部的竞争,还有来自行业外部由新媒体衍生而来的竞争者。依托音乐平台而崛起的网络音乐台是广播电台的一大竞争者,并对传统电台构成威胁。

自2013年以来,喜马拉雅、考拉FM、窄播、荔枝FM等电台类产品陆续上线,蜻蜓FM、优听等收听平台拥有的用户规模迅速扩大。央广MusicRadio音乐之声与QQ音乐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将电台优质资源与网络优化整合,搭建音乐内容无缝传播的全新枢纽,由Music Radio音乐之声主持人小强、徐曼等精心编排的音乐分享类节目全面登陆QQ音乐平台。

有传闻说,阿里巴巴投资天天动听,酷狗收购酷我和海洋音乐,酷狗等音乐类产品也加入点播类博客内容。可以说,移动互联时代广播媒体大有作为,但面临的竞争却更加残酷,众多的新入者和新的声音产品使未来的广播市场充满危机。

很多人会问,传统广播将会如何?新媒体强势倒逼传统媒体变革,以智能移动终端为特征的移动互联时代给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也提供了变革与重生的机会。

对此,广播人应该有足够的危机意识,顺应移动化、数字化和网络化的大趋势,通过与微信、微博、APP、云端等平台的自觉融合,全方位拓宽电台的传播渠道。只有在媒体融合的进程中不断提高自身的竞争力,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